国庆假日回家所感

  因为需要回家办点事情,所以国庆法定休假日之前就请了三天假回去了。回家进门第一感觉就是爸妈长得没有过年时候好了,人明显消瘦了同时也变黑了,估计是爸爸在外打散工,妈妈在附近工艺厂熬夜做针织太辛苦了所致。其实现在他们的头发早已花白过半,但是还是每一段时间就回去把头发染黑,估计他们也知道这样的发色显然和自己的年龄不相匹配,也觉得白发出门显得很难为情吧。俗话说相由心生,爸妈心中一定也怀着满满的不安、承受着极大的压力。唉,整个社会除了那少部分先富起来的人之外,谁又能活得有多滋润呢?
  其实,自己基本每次打电话都会跟爸妈一而再再而三地嘱咐,他们已经上了年纪了,国家认定60岁法定应该退休了,所以他们还在勉强还在做体力活实在不适当的,尤其爸爸过年的时候说腰疼,去医院拍片后说是脊柱退化所致——毕竟机体开始衰老了,也上了年纪了,所以不应当再做体力活了。但是他们就像千千万万农村普通农民一样,一直都是那么的勤劳朴实,也一直不听我的劝告多停下来休息休息,因为在农村人看来没有子女相伴、儿孙绕膝都还没到享福的阶段,况且我自己现在工作生活还漂泊在外,工作性质和房价种种因素交错的原因,也无法在家乡安居陪伴在他们的身边,所以他们也总是想着在自己还能动一点的时候,尽量的多挣一点钱给我减轻一点压力。
  假期在家跟妈妈聊天的时候,发现老家很多看着我长大的长辈们一个个都不在了,因为自己常年在外读书和工作的原因,这些长辈有的很多年都没碰过面了,虽然年隔已久,但是只要想到他们的话,小时候和他们接触的印象还能活伶伶的在浮现在自己的脑袋中,只可惜物是人非,在之后的岁月中再也看不到他们了,虽说即便同我非亲非故,但向来多愁善感的我心中却不禁莫名难受起来。不过近年的境像就是,近年来家乡的人,很多都是六十多岁、甚至五十多岁就容易患上各种恶疾,比如中风、糖尿病、尤其是各种癌症,特别是在城镇化建设的进程中很多村民搬迁到集镇上面来开始的。更有一个好朋友告诉我,她们村的男丁很多都是年纪不大就走了,村子俨然都快成寡妇村了。当然,这种问题的原因也是总说纷纭,村里是各说各的:有人说是农村人搬到城镇上,没有活干了,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的骤变带来各种不适应所致;有人说是现在的环境大不如前了,虽然城里的环境自然不如乡下山清水秀,尤其时常看电视听广播也知道现在的工业污染严重,大气污染、水污染已经严重威胁到大众的生活健康了;再有就是现在的城乡建设大兴土木,破坏了本地人的风水所致。
  其实我现在的话,自己还是比较看重各种环境因素对健康和生活的影响的,比如:饮食基本告别路边摊,吃的喝的也基本只考虑大品牌的产品,因为新租的房子是新房,所以家里也买了个空气净化器,怕是有甲醛和苯这些有害物质,平常给自己和爸妈也会买些配方奶粉和食物营养保健品。就像我们公司乔迁之后,聘请第三方机构检测办公区的空气质量,虽然公司正式发文公示检测结果优于国家标准,但是每个领导的办公室却配发了一台BlueAir空气净化器一样,有能力的话尽量对自己好一点。平常每次打电话回家,都会嘱咐爸妈要好好保重身体,而且很多东西(尤其食品类的和洗护类的)也尽量买些有可靠质量、信得过品牌的直接寄回家里,因为他们常常因为省钱买些三无、山寨的东西回来用,大家经常也会在电视上看到,这些小作坊的东西生产过程和质量问题往往是让人触目惊心。因为现在的医疗水平对很多顽疾还是束手无策,尤其是爸妈在农村,相应的医保和大病保障很不完善,万一身体有个什么问题的,真的会给整个家庭带来不小的冲击和负担。
  关于城镇化建设,虽说会有点补偿款,田地也会按年给征用补偿或者一次性买断,但我觉得跟小时候的日子相比起来,真的是得不偿失。有点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花草树木在小的时候比较容易移植,容易适应新的环境,而大树或者老树基本就不能动他们了,所以想想一个在农村生活了大半辈子的长辈们,突然间被集中搬到镇上的安居房里集中生活,他们将会面临着多大的生活方式的冲击和挑战:虽然住所显得更坚固、更干净、更现代化,但他们没有了自己家的小院落;没有了自己的土地,甚至是自己的口粮地和菜地;也没有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习惯。很多农民搬迁之后就突然间不知所措了,他们想工作、想挣钱却无处求门,以前农民最得意的就是可以吃喝无虑自给自足,但是现在没有了土地,日益增长的物价让每年几千块钱的土体征用款显得好无用处,所以每日开门都要花钱的日子让所有的农村人心中不安。
  城镇化建设是所有国家发展必然经历的阶段,这早在历史课本中就学过了,所有国家都要经历城市化,然后再逆城市化这么折腾一圈。虽然说国家发展了、进步了,农民都住上新房子了,但是把农民生活和其耐以生存的土地相隔离开来,农民的日子是肯定、必然、注定不会幸福的。
  现在有时候自己静下来想想,也会感觉自己的压力确实很大,在这个社会中拼搏虽然辛苦,但被社会残忍碾压我们得到最大的感受是一种无助和对来的渺茫,当然这也不是我这个个体,而可以算是80年代年轻人的一个缩影。一个做IT的表面上是一个体面的工作,拿着说得过去的薪水,但是国内拿得出手的像是搞IT的地方只有北上广深杭,但是这些地方的房价让我们觉得即使再奋斗个一百年也无法定居下来。更加要命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家庭的变化,身为光荣独生子女的我们,将会面临着上养父母、下携儿女,一家几张嘴都向着自己的境况。更为可怕的是,就算家庭顺风顺水,自己能顺顺当当的把儿女养大,他们也争气考上个本科后顺顺当当的毕业工作,但是没有雄厚家底的他们,在社会上仍然是弱势群体,而且他们刚毕业也到了适婚年龄,他们的爸妈仍然没有钱支助他们买房安居,又一轮地周而复始,重复着我们现在的境况。社会本身是残酷的,但更为残酷的是剥夺了希望。
  现在大家都比较怀念长者了,他告诉华莱士他最喜欢林肯的《独立宣言》:

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听上去是那么的美好!唱一曲国歌壮壮胆吧……